首頁
關于華道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公開聲明
互聯網金融

關于持牌機構聯合貸款業務中數據共享問題的思考

老古成都顧亦明2021/11/2280返回列表

為了加大個人信息保護,監管層在近期陸續頒布了《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和《征信業務管理辦法》,這一系列法規制度的出臺,對于規范商業銀行數字化信貸業務開展中的數據應用,起到了相當大的引領作用。


在此基礎上,筆者對于商業銀行在開展持牌機構之間的聯合貸款業務合作過程中,所面對的數據合規共享使用的需求,提出一些問題和思考,供同業人士的關注和探討。


筆者曾經提出,無論是從長期戰略發展層面還是從日常業務經營層面,對于廣大邊遠地區的小銀行,與一些在數字化應用中走在前列的大型銀行、以及與一些具有很好互聯網和科技基因的民營銀行或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之間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還是有著很實際的市場需求。


我們姑且先不論在營收層面聯合貸款這種合作模式的作用,先從發展角度看,大多數地方性小型商業銀行,要追求數字化的提升和發展,在資金、人才、技術、展業等方面存在先天不足,但卻被寄予做好做足普惠金融的厚望,所以對于小銀行來說,想方設法尋找外援是一種必然舉措。


前一陣子不少小銀行與互聯網金融平臺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搞得很火熱,其背景就可理解為小銀行在試圖突圍。但不在監管范圍內的互金平臺在與小銀行開展聯合貸款合作過程中,因更多是受資本追逐的驅動從而風險事件頻發,因其總是趨向于利用平臺的資源優勢來綁定與之合作的小銀行對其的依賴,從而與小銀行的初衷大相庭徑。


在小銀行與互金平臺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的實際運營中最能體現互金平臺壟斷意愿的地方就是互金平臺對于數據的壟斷,事實上大多數互金平臺在對接小銀行開展聯合貸款或助貸業務時,基本上都存在數據壟斷的現象?;ソ鹌脚_對流量的壟斷談不上是意愿,因為流量本來就來自平臺端,但當平臺只是將客戶分派給了小銀行而未提供各種相關數據,則小銀行依舊無法借助這種合作來有效提升自己的綜合數字化能力。


近期監管的很多整改措施,是可以看成讓小銀行不忘初心,回歸本源。但同時,小銀行的數字化轉型依舊還是要往前推進,所以年初監管也提出了“要推動大型銀行向中小銀行輸出風控工具和技術”。筆者認為此舉就是要讓有金融科技能力的大中銀行來替代前段時間的互金平臺,對小銀行提供可在被監管之下的“賦能”作用,而在市場上繼續進行持牌機構之間的聯合貸款合作模式則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這方面的作用。


對于邊遠地區的小銀行,冀望通過聯合貸款業務合作模式以逐步提升自己的數字化獲客及風控能力,這就一定需要在業務合規且可持續發展的條件下解決與聯合貸款業務的發起方之間的數據共享事項。此處強調可持續發展,就是指數據的應用還是要本著客戶便利和成本有效控制的考慮,對于聯合貸款參與方的小銀行還是應有可提升其風控與運營能力的空間,否則即便是讓大銀行來替代互金平臺賦能的角色,則其最終結果還是在聯合貸款業務中小銀行會被淪為純粹的資金提供者。


參透理解監管層近期關于征信業務和關于數據應用等一系列要求的出臺,筆者認為,其關鍵應是針對前一陣互金平臺對于應用在信貸審批和管理中的數據在采集、存儲、授權和使用方面的混亂現象所采取的措施,而不應將其理解為當兩個都是持牌放貸機構的時候,雙方在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的過程中,在對待合規獲取合規使用的數據方面進行部分有效共享的障礙。


事實上,確實存在一部分有能力的持牌金融機構,在與邊遠地區小銀行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中,以強調遵循監管的合規要求為理由,在盡量回避客戶信息的共享使用。他們作為聯合貸款業務的發起方和獲客方,履行著各種數據包括場景數據的一手采集,而小銀行作為參與方則在同樣獲取這些數據方面天生存在很多不便或者需要重復的成本,所以當發起方不愿意分享合規的數據給參與方的時候,那么對于小銀行來說則此時在與持牌機構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中的處境幾乎是與以前與互金平臺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時的處境沒有很大的區別。


以具體案例來討論,在持牌放貸機構之間開展聯合貸款的業務合作中所遇到的數據是否可以共享的問題,第一個就是聯合貸款的發起方,在經得借款人授權完成個人征信報告查詢之后,是否可以將征信報告的主要內容或由征信報告衍生出的一些主要數據字段,傳遞給聯合貸款的參與方共享?還是必須需要雙方各自獨立地進行查詢?


如果雙方必須各自獨立地進行查詢,則勢必造成客戶的一個借款申請卻在人行征信報告中查詢次數的重復計算,對于征信報告中的數據存在污染,同時也是在抬高業務開展的成本;而如果只是發起方查詢人行征信但不將主要信息共享給參與方,則對于參與方來說很難全面完成監管所提出的在聯合貸款中必須有的獨立自主風控的要求,以及希望通過聯合貸款的業務模式達到提升自己的數字化能力之目的。


這個討論可以推延到聯合貸款業務需要對非人行征信中心的其他持牌征信機構進行客戶信息查詢的場景,進一步,還可以推延到向合規的機構獲取那些不屬于個人敏感信息的場景,比如當聯合貸款業務是屬于有線下消費場景的個人消費貸款時候,對于線下門店信息的獲取,當聯合貸款業務是屬于個人經營性貸款時候,對于小微企業主所登記的工商信息的獲取等等,這些信息究竟是否可以在兩個持牌機構在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時候進行分享?


在實際的聯合貸款合作過程中,發起方常常是堅持不傳送上述信息給參與方,不僅僅是原始信息還包括衍生或解析后的信息,其理由一般都是說向聯合貸款的參與方傳送這些信息是不合規的,也有說是發起方當地的監管部門不容許他們傳送。然而我們的理解則就是發起方作為在當前市場上相對強勢的一方,更多是有著盡可能少讓參與方獲取各種相關信息的這種站位自己利益的考量在背后。


筆者認為,當聯合貸款業務合作的出資雙方,都是同屬于被統一監管下的持牌金融機構,雙方各自所獲取及應用數據的細節都是需要經受各自當地監管的檢查,聯合貸款業務本身雙方又必需有系統對接,在放款還款核算清算等各個環節雙方都必需有詳細數據交互,那么,在客戶必要的授權下,在可靠的信息安全保護措施下,共同出資雙方在放貸審批及貸后管理的環節,對于合規獲取的借款人相關信息,應該是可以共同獲取并分享的。


但是由于在持牌機構中開展聯合貸款業務合作,目前也是一種新型業務模式,對于在這種業務如何對接信息,我們也確實查不到直接相對應的規范條例,聯合貸款的發起方以合規的名義不給參與方傳送數據似乎是有理有據,因此,我們很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對上述問題作出更為明確的規范要求,以方便后續這種業務的順利推進,否則筆者認為最終又要與各方面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駛了。

返回列表

在線咨詢

公司名稱*
部門
姓名*
電話*
郵箱*
咨詢事項
欧美超碰夜夜澡日日澡久久久